远岱

虽然残秋的风还未到来,但我已经从你的缄默里,觉出了它的寒冷。

清醒梦

藤丸立香x莫德雷德无差
百合向注意 ooc注意

她在夜里常常做梦。
她梦见陷入困顿的牛车,她梦见鲜血淋漓的城堡,她梦见乌鸦停憩的荒原;她梦见战争,梦见决裂,也梦见鲜花和友谊。
她梦见她。
她梦见她。她可爱的骑士,忠诚的恋人。
只有在这个梦里,她作为御主的自我不被允许,连存在也被抹消。
她只能沉默地梦见她,她的骑士,她的小红龙。
她梦见她的出生,虽然笼罩在阴谋的乌云里;
她梦见她追逐,心甘情愿、静悄悄地藏身阴影。
她梦见她期待,失望,反叛。
啊啊,她的意识渐渐苏醒。
拜托了,我不想看这个!
她的意识无力地叫嚷。
拜托了,请让我醒来。
可是没有人给予她回应。
意识是连形体都不具备的东西。
她只能痛苦地、避无可避地梦见她。
她对梦中的骑士说,又像是对自己说
“比起强制我更想顺其自然,比起观看我更希望听你诉说。”
她喊她的名字,一遍一遍地低语。
莫德雷德。
可她的叛逆骑士已经听不见了,她的眼里只注视着那一人。
于是意识如昙花般消散了。
她梦见她挥剑,狂怒,决斗。
她梦见她桀骜的小红龙的败北——
她梦见头盔下那张熟悉的脸,心难过得快要裂开
然后流出温热的、红色的血,混进她的小红龙的血里去。
但是她无法伸出手。
在这个梦里,她无法伸手。
啊啊。但是。
但是——
她还梦见。她还梦见,
有橙发的少女要向那行将消逝的光伸出手去。
有骑士要化作蓝鸟,飞到她憧憬的「那方」去。
指尖传来温暖触感。
前方照耀圣洁光芒。

御主要醒来,回到她的骑士身边去。


不知道是什么东西。非常垃圾了。莫厨轻拍。